九月初,世界經濟學家、內生增長理論創始人保羅·羅默來到中國出席活動,針對全球經濟深度調整、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等相關話題,他談道:“商業模式的創新比技術創新更重要。”

  這與國內習以為常的評價體系頗為不同。一直以來,在所有的中國企業中,技術創新往往擁有最高的關注和人氣,而所謂的“模式創新”、“管理創新”和“文化創新”,則經常被淹沒于信息洪流之中。

  但仍有一些企業,堅持在商業模式和經營管理,乃至企業精神文化領域,不斷創新、積極探索,天九共享集團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天九共享的“先舍后得”

  在今年8月,天九共享剛剛度過了28歲的生日。從1991年在廣元蒼溪縣成立以來,天九共享經歷年復一年的摸爬滾打,終于成為一個全球企業賦能平臺。業務覆蓋全球,囊括紐約、巴黎、香港等諸多國際經濟中心,儼然成為“民族的企業,世界的天九”,先后在美國、西歐等國際市場開設分公司。

  而在司慶當天,天九共享董事局主席盧俊卿對于過去28年的總結,只用了輕描淡寫的兩句話——大志大成,小志小成,無志不成;大舍大得,小舍小得,無舍不得。

  在新近的媒體采訪中,他再次用“舍得”來代指企業與管理者的行事核心,并強調要“先舍后得”。

  或許,很多人很難在這寥寥幾個字中了然盧俊卿這番感悟的由來,只有回歸到天九共享浩瀚的歷程中,才能逐一抽絲剝繭,豁然開朗。

  盧俊卿曾經說:“人們維護既得利益的力量,往往遠遠大于追求期待利益的力量,人們失去的痛苦,往往遠遠大于得到的快樂。”這不僅一語道破當下社會部分存在的浮躁風氣,也是在描述整個商業發展史。

  在天九共享“初出茅廬”之際,那正是一個許多人都注重“得”,而厭惡“舍”的年代。天九共享則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以“舍”為開端,確立了如今被外界熟知的“為企業賦能,讓伙伴幸福”的核心使命,以及堅守如一的“共創、共享、共贏”的理念。

  一個“共”字,串聯天九共享的所有訴求與追求,而實現這一愿景的前提,無非就是一個“舍”字——舍得將自己的資源、經驗、財富等拿出來與所有人共享。

  所以,如今很多人之所以對“共享精神”只得其名未得其實的根本原因,便是忽略了“舍”的先決條件。

  早在2000年,盧俊卿就曾公開明志:“天九共享最大的理想就是創建一個龐大的企業加速器,源源不斷地為國家、為民族、為社會造就企業和企業家。也許,我們的努力只能為世界點亮一盞燈,但一盞燈也能照亮一片黑暗。如果我們每個人都點亮一盞燈,世界就不會再有黑暗。”

  舍得為他人付出,也舍得為世界造福。

  天九共享的“高速公路”

  1992年,美國參議員、前任副總統阿爾·戈爾提出“美國信息高速公路”法案,旨在以因特網為雛形,興建信息時代的“高速公路”,使所有的美國人方便共享海量的信息資源。此舉后來也助推了全世界的互聯網時代。

  多年前,盧俊卿也曾打過一個類似的比喻,“我們所搭建的全球通O2O超級商務平臺,就好比修建了一條高速公路,歡迎所有的車來跑。大家沒有必要都去修一條高速公路,就像大家沒有必要為了喝一杯牛奶,去養一頭奶牛一樣。愿我們這個平臺能夠為各位的事業錦上添花,雪中送炭。”

  與美國當年以信息時代為背景的“高速公路”不同,盧俊卿所打造的“高速公路”,則是通往“大共享時代”,整合全國乃至全球的資金、資源、人才、技術、項目、市場、商機、人脈、智慧、數據等,形成一個從虛擬到實體都能各取所需、各盡所能、各得其所的“超級數據庫平臺”,并能智能化的進行自由流動、任意組合,實現針對性的最優資源配置,最終達到共贏。總之,讓全球企業家實現抱團發展,共享螞蟻變大象的價值。

  為了修建這一條“高速公路”,盧俊卿與天九共享耗時十數載,幾乎所有的心血與青春都毫無保留地付之于此。很多企業其實也在不斷地為自己“修路”,各式各樣,但一旦功成名就,就會繼續修筑“護城河”。這并不能一味的歸咎于企業家的自私與貪婪,而是資本的“天性”如此——為了保證投入回報,資本方往往會看重那些擁有絕對護城河的企業。

  換言之,當天九共享修筑好通往大共享時代的“高速公路”后,完全可以再設“收費站”,然后賺個盆滿缽滿。但是盧俊卿還是以舍為先,毫不猶豫的選擇徹底開放,天九共享也舍棄了一本萬利、唯我獨尊的機會,而是宛如成為一種“公共設施”,與所有企業家及社會共享其經驗和資源。

  換來的是什么?

  一個個獨角獸應運而生,一個個傳統企業轉型成功,一個個市場互通有無……換來的是讓生意沒有國界,為數十萬企業提供共享服務平臺,為社會創造了大量的工作崗位、創業機會和地方稅收。

  先舍后得,盧俊卿與天九共享用獨創、獨有的“模式創新”,換來了整個社會的全面創新。誠如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保羅·羅默所說:“好的創新既能為企業創造利益,也能滿足社會需求。”

  除了宏觀,在微觀上盧俊卿一樣舍己為公。比如,他為員工“舍”去了傳統的工作限制,首創“四六工作制”,每天工作六小時,每周只上四天班;他也“舍”去了傳統企業對成本的精打細算,為員工提供免費醫療、免費三餐、愛心互助金、創業扶持等諸多重磅福利;他還“舍”去了自己的休息時間,積極投身慈善事業,僅2016年開展精準扶貧以來,就深入寧夏、內蒙古、新疆、陜西、青海、甘肅、西藏、四川、廣西、湖南、河南等眾多地域,捐款累計達8000萬以上。

  而他得到的是全球公益慈善聯盟金質勛章、國際慈善家、企業管理專家、2018美中經貿十大領軍人物、改革開放40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十大公益人物等諸多榮譽與頭銜。

  但這仍不是他所關注的。他真正關心的,是有沒有更多的人、更多的群體得到更多的幸福。

  正如他多次表明:“讓天下更多的人因天九共享而幸福,是天九共享矢志不移的崇高追求。”

  志士仁人,舍己為人。“舍得”是一個企業家最大的公德,也是企業創新的最大美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