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想天九共享集團28年成長之路,現年57歲,身居董事局主席的盧俊卿最有成就感之事,發生在他50歲、知天命那年。

  2012年,天九共享集團探索出“獨角獸企業孵化加速器”的商業模式,從單打獨斗變為“共享、共贏、共創”,集團業務演變為長久根基。

  對于天九共享,集團的生命力更足了,業績邁入高速發展階段。

  盧俊卿向筆者透露,截至2019年當前,集團已孵化加速130多個項目,對比2018年全年的17個項目,增速驚人。

  28年磨一劍

  看到一個一個項目在與天九共享達成合作之后,取得發展,盧俊卿就像看到自己孩子成長了一樣,那種成就感不言而喻。

  實際上,這種喜悅來之不易。

  在2000年時,天九共享集團就希望為成長中企業提供第三方服務,幫助它們加速發展,當時主要圍繞“創業培訓、風險投資、企業孵化”三個業塊。盡管,使集團穩定地活了下來,但在盧俊卿看來,業務想象空間窄,集團自身的經驗是有限的,對企業的成長幫扶自然也是有限的。作為創業者,盧俊卿感到他的力量好像沒有被完全釋放出來,小富即安也不是他想追求的事。

  在經歷了6次失敗之后,至2012年,天九共享集團的業務優劣勢終于得到厘清,他們將業務更加圍繞為企業賦能,并轉變思維聯合不同企業與人才,為成長性公司提供全方位服務,資源的到位將能幫助它們迅速發展,而產生的業績則由參與者共享。2013年,天九開始將獨角獸企業加速器定為核心業務發展,公司人數如今已超過6000人。

  盧俊卿的遠見呈現在對時代機遇的把握。

  新的創業公司希望得到快速發展,這只是一個機會。市場上,充斥大批傳統企業渴望轉型升級,但苦無良策;與此同時,一些中國企業渴望走出國門,國外企業也渴望打開中國市場,這些現實都為天九共享的模式釋放著發展機會。

  盧俊卿介紹,天九共享只接納有望成為獨角獸的項目。每一個項目,由集團800多個投資領域的專業人士嚴格把關,歷經四次審核,方能正式推出。為了避免泡沫,能夠過眼的項目必須要有先進的商業模式和核心競爭力,并且已盈利。

  盧俊卿尤其談到,該模式對于傳統企業的價值——國內眾多傳統企業,具有轉型升級的戰略性需求,需要突破以往“賺差價”等初級業務模式,以防止被淘汰,它們盡管有錢、人脈、管理經驗,但沒有轉型經驗。

  被忽略的是,其實國外眾多企業也面臨如何轉型升級的問題。中國部分新經濟企業正在在世界范圍內成長為引領性的力量,中國企業的經驗有望幫助到它們。

  天九共享搭建出了交流平臺,促進上述企業的抱團發展。盧俊卿言及,11月29日,將有一批國內的優秀項目在維也納推介。

  “我們的先進性就是讓大家從單打獨斗走向抱團發展。傳統的模式就是誰做出成功的模式,大家就去模仿,競爭、過剩,而我們不是這樣,誰做出一個成功模式,我們就去‘共創、共享、共贏’。傳統的模式結構是一堆螞蟻,再大也是一只螞蟻而已,單打獨斗。我們是若干的螞蟻走在一起,變成一個大象。”盧俊卿說。

  “它從一個有限的事業變成了一個無限的事業。它不僅能夠為中國的企業賦能加速,也能夠為全球的企業賦能加速。”盧俊卿補充道。

  兩代創業者的接棒

  作為一個擁有資深資歷的創業者,盧俊卿欣慰地發現,時下的新生代創業者也具有英雄主義情結,只是表達方式與前代有所不同。

  盧俊卿曾對媒體記者講述,他的英雄主義情結。

  盧俊卿這一代創業者,小時候時常看戰爭片、閱讀英雄們的文學故事。他仍然對《閃閃的紅星》里的潘冬子,還有小兵張嘎、保爾·柯察金等人印象深刻。

  小時的見聞“讓我們有一種英雄主義的情結。”這對盧俊卿的個人發展產生了較大的影響,他時常勉勵自己“人活著不要做狗熊。”他不能滿足于原來穩定的工作,希望闖一闖,于是在20世紀90年代下海創業。盤子越來越穩時,他對企業發展、對員工的責任感推著他繼續前進。當找到了獨角獸加速器這一模式之后,他產生的成就感也進一步激勵他,不要停歇。

  以80、90后為主的新生代創業者正在成長起來,盧俊卿便不那么擔憂了。他曾有所擔心是“因為我們的后代,大家衣食無憂了,僅僅為吃飯穿衣奮斗的這個動力就不像我們這樣足,對很多人來說,這不是剛需,奮斗精神就減弱了。”

  而盧俊卿思考出了解決辦法。“什么才能讓大家持續地聚集奮斗精神?我認為是一種愛國主義情懷,讓我們民族實現偉大復興。”盧俊卿談及。

  “我覺得現在的形勢是好的。”盧俊卿表示,他能夠看到,隨著改革開放,國力增強,如今,大家越來越覺得作為中國人是自豪的,年輕人熱愛國家。

  “但是,現在我們需要一批有真正夢想,有理想的企業家作為領頭羊。我也看到了一批年輕的企業家不僅有奮斗精神,還是很有情懷的,充滿希望。我覺得這一點還是很有信心的。”盧俊卿談及,當下,中國仍然面臨外部環境的挑戰,他希望創業者多思創新,保持愛國主義情懷。

  作為創業前輩,盧俊卿57歲了,但他說,自己很少心理疲倦,身體疲倦時,睡一覺就好了。他認為自己,還是青年。

  70歲,下半生才開始

  作為領路人,盧俊卿對集團的發展做出貢獻,而年齡漸長,退休,似乎成為一個需要面對的兩個字。

  記者了解到,天九共享曾是家族企業,2002年時,盧俊卿“壯士斷腕”,開始對天九進行股權改制,引入現代化企業架構。他個人將股權從100%逐步稀釋到如今的三成。他認為,企業要做大,接受現代制度是必須之舉,它使得公司業務更具包容性與彈性。

  天九共享高速發展的同時,用人制度也在進一步完善。盧俊卿介紹,天九共享集團創設了企業家孵化器的人力管理制度,其中,對于集團接班人,則由IBM提供專案設計,建立九宮格式的動態接班人計劃,這套管理制度將幫助企業保持現代化公司特性,良性發展。

  模式有生命力、用人制度有準備,盧俊卿對于退休做好了心理規劃。

  盧俊卿對筆者說,他認為自己這輩子都會工作,但是每個階段的工作形態與方式不同,他并沒有“絕對退休”的概念。

  明年,盧俊卿準備退至后臺,當一個接近“政委”的角色,天九共享全球CEO戈峻----這位前蘋果全球副總裁,擔任“總司令”在前臺統率開疆。到了70歲,盧俊卿準備退至二線,做輔助性工作,相當于“顧問委員會的主任”。

  這之后,盧俊卿的規劃是做自己一直想投入精力做的事,“利用我的經驗和知識,利用我的平臺幫助那些創業者。”

  盧俊卿見過太多創業公司在發展途中倒下,而創業者本人陷入困境,被債主追討、鋃鐺入獄,甚至自殺。每當看到這樣的事情時,“很痛心”。

  盧俊卿覺得自己70歲之后,就會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,把這些年的經驗、教訓與新知,通過成立基金會等方式,力所能及地分享給創業者,讓他們少走彎路。“如果能夠利用我們的平臺幫助他們,減少失敗,我想這件事情很有意義。”

  “我把70歲以后定為下半生,那時我就不在一線了,我也將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做這件事兒,這是更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兒吧。”盧俊卿笑道,“我覺得70歲以前還算青年。”

  轉自:中國經營報